:::

2-9 佛教非獨斷教條式亦非迷信

佛陀沒有加持的力量,只有真理的力量
 
佛陀非常反對一些宗教利用學眾恐懼無助的心理,好談一些牽強附會、繪聲繪影的怪力亂神之說,而讓人們陷入無知迷信當中。它們獨斷嚴酷的教條主義只會讓人們內心產生偏狹之見、不容異己,讓世間充滿不幸、不公、惡行與憎恨。
 
佛法教導我們不自讚毀他,佛教不認為只有佛教才有真理,真理從來不專屬於佛教或任何人,也不存在於宗教的教條之中。佛陀從來不排斥其它宗教,不容異己是一切宗教最大的敵人。當時很多異教的學眾來跟佛陀問法學法,佛陀只是跟他們交流分享真理的喜悅,而從來不詆毀其他宗教教派或他們的導師,甚至很多異教學眾聽聞佛陀說法之後想要歸依三寶,佛陀都還勸勉他們要繼續親近自己的導師。
 
佛陀曾說:「不論是什麼教派,只要它講的是真理,我們就應當接受那個真理。」也就是說,沒有教派、教條的問題,只有是不是真理的問題,而真理不限於任何宗教派系,不能因為教派之爭,於是為了否定而否定真理。佛教正是因為這種內在本質與法義的真善美而成其偉大。
 
當時婆羅門教用種種頌讚祭祀儀式及繁文褥節的包裝,使苦難的人們炫目迷惑,為了一求翻身而唯唯諾諾地聽從他們所謂“慈悲”的指示引導,今天的佛教中也襲用了這種佛陀所反對的“沒有意義的典禮儀式”,使真理的佛教淪為信仰的宗教,教說中充滿神秘怪談,一味依賴外在的加持感應, 著實的又回歸婆羅門教了,這樣豈不是背離了佛陀呢?
 
佛陀的修道生涯始終是切合現實人生與實際的生活,在現實的人生之外徒增一些無意義的儀式,這不僅浪費時間體力及金錢,更重要的是,對於更高層次的精神修學來說,這些感性、信仰的儀式讓我們不能真正提昇自己的理性乃至智慧,是阻礙我們更上層樓的腳鐐。
   
你應該常常聽到有人說:哪裡的佛像很靈,哪一部經很感應,哪個師父很有功力,哪裡的法會很殊勝,能消災兼賜福......。這些怎麼會是佛陀、一位正覺者的理念呢?
  
佛陀常對弟子們說:「莫令我異於世人。」他一直要人們不要把他當作神崇拜,不要讓他變成迷信的對象,因為~~
  
他從不談神跡,他只教導聖道;
他沒有加持的力量,他只有真理的力量;
他只是教導指示真理之路的人。
  
所以佛陀入滅時還特別囑咐弟子說:「真正尊敬我的人,不是用好香、鮮花供養我的人,而是那些真正能如理如法依教奉行的人。」
  
(第2課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