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3-2 佛教只談見苦滅苦

有異教修行人問佛陀的見解:世間是常還是無常……人死後是還有還是沒有?佛陀說:「如來所見已畢!」(原典請見《雜阿含962經》)
 
我們心中總是有一堆自是其是的見解,所以事實上我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接受過別人的見解,而只是在藉別人來確認或壯大自己的見解。當我們聽到一個觀念和自己的見解相同就會接受它,否則,就會排斥它、拒絕它。這樣的人很難學習新的事物或拓展自己的生命,甚至往往拒絕了真理,拒絕了自己的成長蛻變,變成了自己見解的階下囚。
 
佛陀對葛拉瑪人說:「葛拉瑪人!當你自己確切知道:‘某些事物是不好的、錯的、被明智者譴責的,會帶來損害苦惱’,那麼你們就應當捨棄它們。當你自己確切知道:‘某些事物是好的、對的、被明智者讚揚的,不會帶來損害苦惱’,那麼你就應當採信並依之修學。以上是我所說,而且對於我所說的,你們也當依此原則來抉擇。」
 
所以佛法不是要立什麼知見,佛法只是教我們在做或接受一件事物之前應該要仔細地觀察清楚,問問我們自己――「這是一件無益還是有益的事?這是有智慧的人會鼓勵還是譴責的一件事?做了會帶給自己和別人、現在與將來苦惱還是安樂?」這才是佛法的唯一目標――見苦、滅苦!所以佛陀告訴阿奴羅陀:「從始至終,我只教導苦和苦滅。」(相應部44相應2經)佛法只是教導我們看清楚苦的真相,幫助我們滅苦得安樂。
 
佛陀對其他的宗教是心胸開放的而且沒有指控他們是惡意的欺騙。在其他的宗教裡也有很好的教導。佛陀勸勉我們:如果你在任何的宗教發現了真理,都應該接受那個真理。
 
有一次,佛陀跟一位婆羅門行者說:「婆羅門有三種真諦,我正覺後也為人演說:『不害一切眾生』、『所有集法皆是滅法』、『無我!沒有我這個東西,也沒有我存在之處』。你們說的這些都是真諦,都不是虛妄的……但是你們對這些有執取,而我對這些無所繫著,如果你們也能夠無所繫著,那就是真正的婆羅門真諦,也才是我正覺後為人演說者。」(原典請見《雜阿含972經》)
 
看到嗎?佛陀讚同他們符合真理的教說,這是我們應當好好學習的人間善解善待之道。佛陀也從來就不是要和他們一爭是非對錯、一辯真假邪正,他心裡想的只有一件事:怎麼樣引導他們走出自己的迷執!真理不是只有咱們佛教才有,真理沒有宗教派別的局限。所以嘍朋友!我們不能因為宗教派別不同而拒絕或輕蔑他宗他教對真理的教說。
 
佛法不立見,解脫苦惱才是佛法唯一的目標,但是,苦惱的解脫不是神佛恩賜就能得到的,那是要我們自己精進修學,思惟觀察,最後通達真相才能獲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