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9-3 禪修的旅程--(2)禪定

禪修的旅程--(2)禪定
 
(2)禪定:這階段的禪定是特指佛法世間八正道的正定。是藉由『安住』的正向能量,進一步調伏身心種種負向能量(五蓋),達成深度的『縱向整合』。
 
佛陀出家學道,一開始就是修學異教的禪法,而且很快就得到四禪八定的境界,但他發現那種異教禪定(邪定)並不能真正滅除苦惱。
 
在經過異教禪法與苦行的六年修學經歷之後,他來到菩提樹下,捨棄了專注一境的異教禪法,藉由開放式的正念正知培育出安住穩定而流動的心(佛法的世間正定),覺知觀察自己的生命經驗(此即四念處禪法),很快的就藉由『禪觀』達成正覺、體證苦滅,也終於讓他發現了真實滅苦的道路――世、出世間八正道:正見、正志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精進、正念、正定。
 
佛陀覺悟的禪法就是四念處禪法,而它的核心就是正念正知,正念正知是全面開放而讓心安然的跟著當下發生的生命經驗流動,是安住在『流動的當前』而開放覺知,不是異教禪法的專注在『固定的一境』而封閉死鎖。也就是說,正念正知的安住是開放覺知六根六境而不是封閉死鎖一根一境,這兩個在用心的要領上有很大的差別。
 
正念禪法的安住是
鬆坦、慈柔、接納、包容、流動、觸處無礙、遇境不隨動搖。
異教禪法的專注是
緊繃、僵硬、抗拒、排斥、封滯、觸處生礙、遇境不能動彈。
 
遇到境界就障礙、不能動彈,就抗拒、排斥境界,那怎麼能去覺知境界、生命經驗的生滅?又怎麼能進一步接納並觀察因緣呢?不觀察生命經驗的因緣怎麼能見法?怎麼會是如來所說的正見真實呢?
 
當然,我們可以先修學專注的禪法,它對收攝身心有很不錯的功效,有了一定的定力,就可以開放身心而修學正念禪法。正念正知的安住是不抗拒、排斥而鬆坦安然的面對境界,覺知觀察生命經驗的生滅與因緣,徹底穿透生命的迷障,究竟解脫煩惱的枷鎖。我們要學習的是佛陀在菩提樹下成就正覺的這個正念禪法。
 
有些異教以四禪八定的各種體驗或神秘經驗為終極目標,但佛法並不如此,佛法也重視禪定(正定),也有四禪的階段,但正如前面所說的,佛法的目標是覺悟與解脫,它的禪定與異教禪定的修學方法及內容是不同的。就佛法來說,異教禪定力雖然也能感覺內心平靜安詳,但它像大石壓草,是用一種力量暫時壓制煩惱不起,並沒有真正斷除造成煩惱的根源或動力,只是斬草不除根,所以一旦定力退失,煩惱野草還是會春風吹又生。
 
專注的禪定就像養生的營養膠囊,吃一粒小小的膠囊就等於吃十顆大水果的功效,所以這種禪定能幫助我們培養更穩定、更細密的正念正知,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但是,單靠專注禪定力所能觸及的生命領域,其實只是冰山的一角,而且真正讓佛陀在菩提樹下穿透迷障、解脫枷鎖的是正念正知安穩流動的心,它具足敏銳的覺知與清明的觀察,這種正定的心力就足夠來修學『禪觀』,去覺知觀察自己生命經驗,洞見生命的真實全貌。
 
明見真實之後才能依這樣的智慧正見,展開真正轉轉深、轉轉勝的離貪斷愛的修道歷程,隨著煩惱一分一分的斷除,內心一分一分漸漸清淨,最後也才能圓滿出世間八正道的四禪正定,而成就真實解脫。

 

(1)初禪:得初禪定的人,對於自己的心已具有橫向和基本的縱向整合能力。這個階段的禪定,雖然還會有一些因外界刺激而竄起的自言自語的心念活動(有覺有觀=有作意),但內心已止息二元對立、焦躁不安的思緒與情緒(離欲惡不善法),隨時都能保持喜悅和快樂。

(2)二禪:此時不再會有自言自語的心念活動(無覺無觀=無作意),安定的心靈會感受到有股源源不絕的的喜樂(定生喜樂),這樣的心靈狀態可比喻成一個不斷有地下泉水注入的清澈水池。我們說他沒有自言自語的心念活動,這並不是說他心盲或心死了,而是進入一個非常穩定專一的狀態。

(3)三禪:傳統上,這時候禪修者心靈所感受到的殊勝的輕安快樂像是浸潤遍滿全身;不像是從內在生起的,而是像長在水中而完全被水浸潤、飽和的蓮花床一樣,整個身心內外都因這個較高層次的禪定力而轉變(離喜妙樂)。

(4)四禪:這個階段的心靈非常光明正向,不會被任何負面的事物所干擾(不苦不樂),內心進入更深的平靜、寂止。


:::
搜尋本站內容
QR Code